当前位置:黑茶网国学红楼梦中袭人在荣国府的老祖宗面前拿大,她有何靠山?
红楼梦中袭人在荣国府的老祖宗面前拿大,她有何靠山?
2022-07-24

袭人是金陵十二钗又副册女儿,宝玉房里四个大丫鬟之首。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。

袭人一个丫头,在荣国府却混得比很多主子都得脸,她服侍过的历任主子——贾母、史湘云、贾宝玉……都对她产生超越主仆的感情。

荣国府的仆人有多少,贾宝玉曾对警幻仙姑说——“如今单我们家,上上下下,就有几百女孩儿呢。”袭人从一个外面买来的,最底层的小丫头子,一步步逆袭成为奴才中的翘楚,竞争的激烈程度,超乎想象。

袭人这个姑娘有两把刷子,这毋庸置疑,曹雪芹送她“贤袭人”3字,从表面上看,这个“贤”字,正是袭人实现逆袭的成功秘诀。

原著第3回,原文介绍袭人时说:“原来这袭人亦系贾母之婢……贾母因溺爱宝玉……素喜袭人心地纯良,克尽职责,遂与了宝玉”。

从此处可见,贾母在把袭人送给宝玉之初,对袭人是非常看重和信任的,所以才把她放到自己最看重的大孙子贾宝玉屋里,并一开始就让袭人做宝玉的伴夜丫头。

袭人当初是老子娘吃不上饭,把她卖进荣国府的,袭人对她母亲说:“如今幸而卖到这个地方,吃穿和主子一样,也不朝打暮骂”,成为了“差不多的主子小姐,都赶不上”的大丫头。

按说贾母对袭人有再造之恩,如果袭人真是心地纯良的人,该对贾母死忠才是,但在第54回荣国府过元宵节,贾母看跟宝玉的只有麝月、秋纹并几个小丫头,便说:“袭人怎么不见,她如今也有些拿大了,单支使小女孩子出来。”

主子和丫头:一损俱损

在贾家这样的国公府,是很复杂的,主子和奴才间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的关系。这在王夫人检抄大观园中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检抄大观园,检抄的都是丫环,当时,从惜春的丫环入画处,翻出了男子的靴子及银两等物,惜春立马就要尤氏把她带回荣国府。

尤氏说:“你看在她从小儿服侍你一场,到底留着她为是。”你看惜春怎么说:“我清清白白一个人,为什么教你们带累坏了我!”

丫头做错了事,是要带累坏主人的,这是荣国府中的生存潜规则。

既然主子和奴才是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的关系,贾母为何在公众场合,斥责袭人“拿大”?这不是自己往自己脸上抹屎吗?

从袭人这来说,她一个丫环,为何竟敢在荣国府的老祖宗面前“拿大”?是谁给了她胆量?

龙战于野:袭人的“痴处”,将她推上凶险境地。

袭人没跟宝玉出来参加元宵节,贾母指责 袭人“ 拿大”,而替她出来解释的居然是王夫人。

“她妈前日没了,因有热孝,不便前头来。”

前面说了,荣国府主子和奴才之间,是一个紧密的团体,袭人本来是贾母的丫头,她有功也好,有过也罢,都是贾母的事。

如今贾母指责自己的丫头,王夫人却来回话,这等于是团体外的人,插手内部事务,是非常严重的挑衅。

因此,贾母毫不留情面,直接回怼王夫人:“跟主子却讲不起这‘孝’与‘不孝’。若是他还是跟我,难道这会子也不在这里不成……”

贵族人家最讲究脸面,通观红楼梦前80回,贾母和王夫人的交往都很有分寸,哪怕背地里使再多的手段,表面上都没有如此剑拔弩张,且还是当着荣宁两府所有人的面。

不仅有内宅女眷,还有贾珍等外男,不仅有平时近族人,还有贾芹、贾菌等远支族人,甚至还有李纨秦家李婶等外戚,如此隆重的场合,贾母和王夫人竟然为了一个袭人开战,真可谓是龙战于野,其血玄黄。

贾母和王夫人等于公开撕破脸的开战,风暴中心却是袭人这个丫头,袭人到底做了什么,让贾母不惜和王夫人不惜撕破脸,“近身肉搏”?

笔者认为,袭人的过错,实际源于她的一个痴处,第三回中,曹翁对袭人的评价是:“这袭人亦有些痴处:服侍贾母时,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;今与宝玉,心中眼中又只有个宝玉。”

袭人这个痴处是啥意思呢,就是跟了新主子,忘了老主子,实际就是对老主子不忠。你看她的老主子史湘云咋说:

“你还说呢!那会子咱们那么好,后来我们太太没了,我家去住了一程子……你就不像先那么待我了。”

所以,袭人得罪贾母,正是因为她的这个“痴病”又发作了:以卖旧主为投名状,归顺了王夫人。

暗度陈仓:王熙凤和贾母,让袭人形如优伶。

袭人这个丫头,行事一直是暗箭伤人,她偷偷摸摸攀附王夫人,连晴雯都知道了,说王夫人把衣服赏给袭人,说她是花点子哈巴,贾母这个人精老太太会不知道?不可能!

贾母知道却不没有当面戳穿袭人,为何这次当着这么多人,给王夫人下脸?

这是因为袭人母亲死了,王夫人让袭人隆重打扮后才回娘家。等同于王夫人单方面把袭人扶为宝玉姨娘,造成既定事实。

这也是为什么袭人从娘家回来后,不再跟着宝玉出来的原因,她把自己当成姨娘了,却没有经过主子贾母的同意。

贾母怼王夫人:“若是她还跟着我,难道这会子也不在这里不成?皆因我们太宽了,有人使,不查这些,竟成了例了。”

贾母这话,弦外之音是,她是我的奴才,我不查她就是了,我不点头同意,她永远飞不上枝头成姨娘。

贾母怼王夫人,让王夫人的面子没地方放,总不能做媳妇的当众顶撞婆婆吧,王熙凤此时接话道:

“今儿晚上,她便没孝,那园子里也须得她看着。灯烛花炮最是耽险的,这里一唱戏,园子里的人谁不偷着来瞧瞧?她还细心,各处照看照看。况且这一散后,宝兄弟回去睡觉,各色都是齐全的……”

王熙凤这一席话,贾母立马表示同意,说:“你这话很是,比我想的周到……

为什么王夫人说袭人是热孝不能来,贾母就大发雷霆,王熙凤说让袭人看园子,替宝玉看屋子贾母就熄了火?

因为热孝不参加元宵节,是姨娘这种半个主子才要守的规矩,而看园子不来,是奴才的本分。王熙凤说了一大堆,表面上是为王夫人解围,实际上在众人面前又把袭人打回奴才的位置。

王夫人说袭人是热孝,等于是要向贾家上下宣告袭人已经是宝玉姨娘,经过贾母和王熙凤这一唱一和,袭人这姨娘之位,又遥遥无期了。

之后检抄大观园后,王夫人又向贾母正式推荐袭人为姨娘,贾母顺水推舟说:“且大家别提这事(袭人成为宝玉姨娘),只是心里知道罢了。”

贾母此举,等于说让袭人永远成为宝玉暗地里的姨娘,永远无法见光,袭人这样似仆似主子的身份,让宝玉撒手成为和尚后,在贾家在无立锥之地,被撵了出去。

普通丫头年龄大了,可以许配小厮嫁了,而袭人说仆人不是仆人,说姨娘不是姨娘,她被放出去后,连小厮都配不上的。

袭人的判词:“堪羡优伶有福,谁知公子无缘。”上面一幅图画——“一簇鲜花,一床破席”。袭人最后嫁给了优伶蒋玉菡,优伶本来已经是如同娼妓的下九流,袭人嫁给优伶,也是如同优伶一样的下九流,真正成了一床破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