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黑茶网国学红楼梦中王熙凤为何不告诉贾琏自己生病了?原因是什么
红楼梦中王熙凤为何不告诉贾琏自己生病了?原因是什么
2022-07-26

读红楼,很多人对王熙凤印象深刻。让趣历史小编带大家拨开历史的迷雾,回到那刀光剑影的年代。

王熙凤是十二金钗中为数不多的女强人,冷子兴送她4个字——脂粉英雄。

“生前心已碎,死后性空灵……”曹雪芹在薄命司中,为她一生做了注解,“家富人宁,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……”

王熙凤虽然地位尊崇,能力超群,但为了管好荣国府,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:“怀了一个哥儿,到了6、7个月还掉了”,在荣国府大厦将倾前,贾家人就对她进行了清算。

在王熙凤的判词里,曹翁送给她“一从二令三人木”——休。

古代嫡妻被休,并不是说想休就休的,而王熙凤被休,大概率是犯了“七出”中的无子。

但是,王熙凤无子的原因,并不是天生无子,而是为了保住荣国府管家奶奶的职位,积劳成疾,怀了6个月的儿子,掉了。

这还不算完,小产之后,王熙凤依然不知保养,为荣国府操碎了心,因此,“一月之后,复添了下红之症。”

所谓“下红之症”有多严重,到72回,鸳鸯说,这可不是“血山崩”了吗?而女人得了血山崩,是会死人的,鸳鸯的姐姐就是害这病死了。

除了危及性命,女人得了下红之症,还有一个弊端就是,无法再生养子嗣。

在红楼的时代,一个女人有了子嗣,等于有了立身之本,王熙凤胎里的儿子死了,那是多大的悲伤,但王熙凤却顾不上悲伤,暗里隐瞒了病情,为的正是不落人褒贬,保住管家奶奶的职位。

在55回探春管家时,王熙凤就表示,探春管家正好,“我也太行毒了,也该抽头退步”。

本来身体不好,也想抽头退步的,但到72回时,平儿却说,王熙凤下红之症又严重了,又不肯请大夫看,怕别人知道她的身体不好,失了管家奶奶的职位。

那么,王熙凤下红之症根本没好,为何她还要强撑病体,连丈夫贾琏都瞒着,不肯看大夫呢?

其实,早在55回,王熙凤早已透露出原因:“我如今也是骑上老虎了……无奈一时也难宽放……”

王熙凤拼死拼活保住管家奶奶的职位,最开始是炫耀才能,但到了此时,则是骑虎难下,一旦管家奶奶的职位丢了,她的处境凶险异常。

一、骑虎难下:失去权柄,王熙凤将死无葬身之地。

古代女子无论如何强悍,她的根基和归宿都是家庭,强如王熙凤,如果被休,也将没有立锥之地。

而古代女子被休,根据《大戴礼记·本命》,有“七去”,又称“七出”:“妇有七去:不顺父母去,无子去,淫去,妒去,有恶疾去,多言去,窃盗去。

参照七出的规定,第一条不顺父母。王熙凤凭借自己的身份和权柄,维护姑姑王夫人,将婆婆邢夫人得罪了。

在公爹贾赦娶鸳鸯这件事上,王熙凤阳奉阴违,帮了贾母和鸳鸯,将贾赦得罪得不轻。

如若王熙凤将权力交出去的那一天,可能就是贾赦收拾她的那一日。

七出第二条无子。王熙凤虽有一个女儿巧姐,但却没有生下一个男丁,此次得了下红之症后,更是连生育能力都没有了。如果失去权柄,她将无以立足。

不仅如此,王熙凤自己生不出儿子,也决不允许贾琏其他妻妾生孩子。好容易贾琏在外面娶了外室尤二姐,在外面怀了一个男胎,王熙凤还想方设法害死了她们母子。

古代女子的本分,第一任务便是为夫家开枝散叶,而王熙凤却如此狠辣,一旦权柄旁落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七出第三条,妒忌。王熙凤是荣宁两府有名的悍妻。

贾琏的小厮兴儿说王熙凤:“别人是醋罐子,她是醋缸、醋瓮……”

王熙凤陪嫁过来4个丫头,都嫁人的嫁人,死的死了,贾琏屋里原有2个屋里人,不出半年,都寻出不是来,打发出去了,只剩了一个平儿,因为不会挑妻窝夫,对王熙凤赤胆忠心,所以才留了下来。

王熙凤凭借着荣国府管家奶奶的身份,对贾琏身边的女子下手极其残忍,动则就是嫁人的嫁人,死的死。其后的尤二姐因为是外室,王熙凤管不到,才怀了胎。王熙凤硬是想方设法,逼死了尤二姐,连一个成了形的男胎也打下了。

所以,一旦王熙凤失势,第一个不容她的,可能不是别人,正是她的丈夫贾琏。

七出第四条,恶疾。这下红之症,上面说了,搞不好就是要命的病,恶疾这一项,王熙凤也算是占全了。

七出第五条:恶言,正如王熙凤自己所说,“咱们也太行毒了,早该抽头退步”,她平时管家,恶言伤人,这一条也是占全了。

王熙凤当家,虽然想尽办法开源节流,为支撑荣国府费劲心力,这上自贾母,下至奴仆,都看在眼里,因为她这件功劳,她即是再行毒,贾母、王夫人也是睁只眼、闭只眼,下人们也是敢怒不敢言。

可是一旦王熙凤丢了管家职位,那么贾家上下的人,绝不会饶了她。因此王熙凤哪怕已经病入膏肓了,仍然要隐瞒下红之症。

二、宝钗的步步紧逼:还未过门,就抢班夺权。

王熙凤能够在荣国府当上管家奶奶,其实全仰赖她的姑姑王夫人。

王夫人作为荣国府后宅的当家人,自身能力有限,对抗强大的婆母贾母,处处显得力不从心,当初王夫人让王熙凤嫁进荣国府,目的就是充当她的臂膀,好架空贾母。

可是自从王熙凤当了管家奶奶后,才发现,自己想要坐稳管家奶奶这把交椅,维护不好太婆婆贾母是不行的。

其次,王熙凤也意识到,王夫人虽是自己的姑姑,但从亲疏关系上,王夫人的权力,日后肯定是要传给儿子宝玉媳妇的。而王夫人中意的宝玉媳妇——宝钗,能力超群,日后一旦宝钗成为宝二奶奶,那真就没有自己啥事了。

因此,王熙凤在后来,改换门庭,站队贾母支持的“木石前盟”,让黛玉作宝玉妻子,黛玉身体不好,对家族权力并不看重,她才可以保留管家奶奶的权柄。

而这显然惹了王夫人。在王熙凤小月休产假时,将管家权暂由探春和李纨代理,谁知王熙凤恐怕自己大权旁落,小产后仍操心荣国府的事,渐渐添了下红之症。而此时,王夫人竟然让还是黄花大闺女的宝钗照管大观园。

到王夫人参加老太妃葬礼期间,这宝钗:“便一日在上房监察……每于夜间针线之暇时,临寝之先,坐了小娇,带领园中上夜人等,各处巡察一次。”

你看,王熙凤仅仅是从小产的正月,到8、9月病好的几个月时间里,宝钗尚未过门,王夫人就让她巡视起荣国府,一旦王夫人得知她有了血山崩的征兆,更有理由卸去她的管家之职了。

而此时的王熙凤,正如她自己所说“骑上虎”了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,一点不敢松懈。即使得了血山崩,仍然要强撑,不肯就医,也不让别人说她有病。

到72回,王熙凤的病加重,平儿说“便露出马脚来了。”这其实是王熙凤下世的征兆,离她真正被休,也为时不远了。

曹雪芹在第五回判词里说:“一从二令三人木,哭向金陵事更哀”,87版《红楼梦》电视剧中出现了一个场景:王熙凤面如死灰,一卷草席裹身,被人如垃圾一样,拖着去埋葬了。何其哀痛。

想堂堂一个荣国府,能够真的和荣国府同呼吸共命运的,只有一个王熙凤而已。她为了荣国府,失去了怀胎6个月的儿子,女儿在她死后,被狠舅奸兄卖了,她累出了一身病,想尽了节俭的法子,最终,荣国府还是在贾家子弟的败德下,轰然倒塌,连脂粉英雄王熙凤,也无计可施,最终,同千疮百孔的荣国府一起,碾入黄土。何其悲哀!